小A读《晋书》系列文集《晋书条记》之读《晋书帝纪第六》司马睿第一篇

文:小A斯蒂芬

原文【1】:元天子讳睿,字景文,宣帝曾孙,琅邪恭王觐之子也。咸宁二年生于洛阳,有神光之异,一室尽明,所藉藁如始刈。及长,白豪生于日角之左,隆准龙颜,目有精曜,顾眄炜如也。年十五,嗣位琅邪王。幼有令闻。及惠皇之际,王室多故,帝每恭俭退让,以免于祸。沈敏有怀抱,不显灼然之迹,故时人未之识焉。惟侍中嵇绍异之,谓人曰:"琅邪王毛骨很是,殆非人臣之相也。"

晋元帝司马睿,字景文,晋宣帝司马懿的曾孙,琅邪恭王司马觐的儿子。

咸宁(晋武帝司马炎第二个年号)二年(公元276年)的时候出生在洛阳,他出生的时候放射出奇异的神奇光线,照耀着整个房间灯火通明,垫在他身下的藁草席子就像是刚刚割下来一样。等他长大一些之后,有白毛泛起在前额的左边,鼻子丰隆额头隆起,眼光有神,回视的时候很是有色泽。十五岁的时候,继续琅邪王的爵位。幼年时就已经有很好的名声。

晋惠帝司马衷在位的时候,皇室泛起许多变故,因此司马睿始终保持着谦恭退让的姿态,以制止受到祸殃的波及。司马睿平时冷静机敏怀抱很大,从来都没有过焦虑的样子,所以其时的人并不相识他。只有侍中嵇绍认为他是个奇异的人,经常对人说道:“琅邪王的毛发和骨骼非比寻常,这不是做人臣的样貌。”

原文【2】:元康二年,拜员外散骑常侍。累迁左将军,从讨成都王颖。荡阴之败也,叔父东安王繇为颖所害。帝惧祸及,将出奔。其夜月正明,而禁卫严警,帝无由得去,甚拮据。有顷,云雾晦冥,雷雨暴至,徼者皆驰,因得潜出。颖先令诸关无得出朱紫,帝既至河阳,为津吏所止。从者宋典厥后,以策鞭帝马而笑曰:"舍长!官禁朱紫,汝亦被拘邪!"吏乃听过。至洛阳,迎太妃俱归国。东海王越之收兵下邳也,假帝辅国将军。寻加平东将军、监徐州诸军事,镇下邳。俄迁安东将军、都督扬州诸军事。越西迎台端,留帝居守。

元康二年(公元292年),司马睿被拜为员外散骑常侍,又经由多次升迁官职左将军,追随雄师去讨伐成都王司马颖。荡阴之战国家的军队失败以后,他的叔父东安王司马繇被司马颖害死。司马睿畏惧会祸及到自己,就计划出逃。当夜月亮很是明亮,而且禁卫很是的严禁,司马睿没有措施出去,很是的拮据。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云雾遮蔽了天幕,雷暴大雨下了起来,守卫巡逻的人都跑去躲雨,因此才得以逃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