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西北野战军以少胜多、屡破强敌,最终解放大西北的赫赫战绩,人们不应忘记彭总的雄才简陋,也不忘记他麾下的王震、许光达、贺炳炎、彭绍辉等众多骁将,固然也不能忘记彭总身边那位缄默沉静寡言的“智多星”——曾任西北野战军顾问长的开国中将阎揆要。

阎揆要将军恒久担任顾问长事情,特别是在解放战争中的西北战场,协助彭总组织指挥了延安守卫战、黄龙、西府、荔北、陕中、扶眉、兰州等著名战役,为解放大西北、建设新中国作出了重大孝敬。

战争是气力的较量,更是智慧的较量。在名垂军史的延安守卫战中,阎揆要曾向彭总献上退敌良策,充实体现了他足智多谋、勇挑重担、履危难而弥坚、临大敌而愈勇的特点。

1947年头,蒋军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已经全面受挫,遂改为对陕北和山东两个解放区的重点进攻。

在陕北,老蒋任命其明日系胡宗南为总指挥,纠集胡宗南团体和青海马步芳、宁夏马鸿逵、榆林邓宝珊部,共34个旅25万人,分五路围攻陕甘宁边区,企图夺取延安,一举消灭我首脑机关。

1947年3月,胡宗南团体第一线攻击队伍12个旅、共约8万之众在近百架飞机的支援下,以麋集队形多路快速向延安突然提倡进攻,并扬言“三日之内占领延安!”

此时,我最高指挥部和其他机关、学校还未转移。军委下令陕甘宁人民解放军野战团体军所属教诲旅和警备第三旅七团在延安以南地域实行灵活防御,抗击和迟滞进攻之敌,迟滞和大量扑灭敌人,争取时间,掩护首脑机关宁静转移。

在敌强我弱、情况十分危急的情况下,身为陕甘宁野战军顾问长的阎揆要镇定自若,努力协助彭总有条不紊地组织指挥队伍坚守抗击,并不停协调各队伍的作战行动。

在战斗最紧张的时刻,阎揆要亲临前线要求防御队伍指挥员,要灵活用兵,接纳运动防御,依托多条防御地带的野战工事,交替掩护,节节抗击敌人,适时举行还击,要尽可能阻滞敌人,但不死守。

与此同时,阎揆要还指挥民兵和游击队努力配合主力作战,在敌前敌后埋设地雷,破坏门路,展开游击战,使敌人每前进一步都要支付惨重的价格。

由于指挥正确,加之队伍英勇作战,经由三日的鏖战,不仅大量歼敌,而且阻胡宗南团体于麻子街、马坊、金盆湾一线,胡宗南三日内占领延安的企图破灭了。

此时,阎揆要很是岑寂地分析了头三天的战况,便向彭总作了汇报,并提出一个很是实时的建议:敌人此次进攻虽然损失了几千人,但并未伤元气,他们还会重新组织,并可能会改变战术,越发放肆地向我进攻。